<xmp id="ao1l6"><ruby id="ao1l6"></ruby>

    <b id="ao1l6"></b>
    <b id="ao1l6"><address id="ao1l6"><dl id="ao1l6"></dl></address></b>
    <blockquote id="ao1l6"><video id="ao1l6"><menu id="ao1l6"></menu></video></blockquote>
  • <source id="ao1l6"><track id="ao1l6"></track></source>

    1. <video id="ao1l6"></video>
      首页>首页幻灯

      真正的创业故事,并不这么简单

      时间:2018年12月24日 来源:《中国艺术报》 作者:李强

      真正的创业故事,并不这么简单

      ——评电影《中国合伙人2》

      《中国合伙人2》海报

        身披“改革开放四十年献礼片”的光环,继承了前作《中国合伙人》的优秀口碑,更有“互联网大佬创业史”这一时下热点,尽管投资不大,但《中国合伙人2》依然聚合了在互联网大数据分析看来为数不少的成功要素。似乎唯一需要的就是用一个好故事加以烹制,熬成一锅好汤。只可惜,“厨艺不精”恰恰是《中国合伙人2》的最大软肋。这部讲述互联网创业历程的电影,暴露了那种试图以所谓“互联网”思维,用各种市场要素堆砌起来的文化产品的空洞实质。

        与其他类型片不同,以当代社会为背景的创业题材电影往往要面对各种审视的目光——影片关乎大家熟悉的都市环境、共同经历的历史事件和普遍关注的社会问题,影片能否紧扣时代脉搏,讲出真实可信的故事?其主要人物或是执时代之牛耳的大众偶像,或是我们身边的平凡草根,它们的经历能否获得广大观众的内心共鸣?朋友圈里已经塞满了太多的创业鸡汤文,电影究竟只是陈词滥调,还是讲述一些新鲜有趣的人和事,或是某些深刻的社会洞察?在这方面,前作《中国合伙人》做出了很好的示范,这部2013年的电影将男女爱情、兄弟情义和爱国情怀与创业历程相结合,完整呈现了时代进步中的人们对理想、财富和情感三类人生主题的追寻之路。如果《中国合伙人2》能够延续此叙事方式,讲述一个社会变革下另一种人——互联网创业者的蜕变,本该会获得不错的结果。

        这部由刘亚当执导,赵立新、凌潇肃、王嘉主演的电影虽然启用了全新的主创团队,但影片乍看起来,显然与前作有着某种承袭关系,至少除了电影名称之外,他们都表现了一个“三人团队”的创业故事。程序员出身的楚振辉扮演了团队核心的角色,秦磊和徐顺之簇拥在其左右,前者是金牌销售,后者是海归投资人。影片从楚振辉被旧主扫地出门说起,在他决心创业后,不断经历着成长与失败的考验。影片有意强化了互联网行业竞争的残酷性,以衬托他们“战友式”的合作关系。在时代的潮起潮落中,他们同舟共济、披荆斩棘。最终,当他们一手创办的电子商务网站“非凡网”因为消费者维权、资金链断裂等问题面临生死抉择时,影片戛然而止,由此引发“创业一直在路上”的感慨和思考。

        以该片制片人马宁的说法,他们并没有为楚振辉这一角色设定清晰的原型,我们也的确可以从片中找到雷军、刘强东等不少互联网资深创业者的影子,这是该片与以俞敏洪为单一原型的前作的最大不同。在真实的互联网世界里,从来都不缺少动人的故事,但将这些笑泪交织的素材杂糅到一起,能否塑造出一个饱满的创业者形象呢?答案显然是否定的。在影片中,我们看到的只是一个由“各色”的奇怪创业者和谜团重重的创业故事搅拌而成的大杂烩。一方面,影片在剧作上一直寻找着互联网创业者的某些“共性”,比如“屌丝”出身却身怀“绝技”、并不光彩的第一桶金、将消费行为从线下引至线上的艰难过程、流量为王导致的财务危机、以及残酷的行业洗牌等等。但因为影片并未就某一具体的行业问题深入研究,导致其对互联网的理解流于表面,楚振辉以软件工程师出道,陡然创立音像制品电商,接着一心建立电商物流,影片并未表现这一众互联网行为背后的时代要求,没有表现创业者对商业潮流的敏锐洞察,也未展示这些新兴行业的具体特征和商业逻辑,这导致“互联网”三个字在影片中的面容十分模糊,观来令人困惑不已;中关村这个互联网时代的“摇篮”在片中的作用至关重要,它与“蜗居”于其中的创业者们彼此塑造、相互适应的关系又是怎样,如何成为今日之样貌,同样语焉不详。影片更像是在表现网络时代的“众生相”,对于其内在机理,似乎了无兴趣。

        另一方面,影片中的楚振辉肆意挥洒着他的个性:硬闯公司会场、吓跑投资人;大量镜头对准了他在不同事态与环境下极端化的情绪状态,而赵立新的表演也不可谓不“用力”,但我们依然不能说影片塑造了一个有血有肉的“人”,与其说他是一个“各色”的与众不同的创业者形象,不如说是一个心智未开的任性“少年”。创业从来都不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冲动,它是实现人生某种价值的途径,从起心动念到鼓足勇气付诸实践,它不但需要充分的物质准备和心理建设,也需要在创业者内心深处聚集足够的“势能”,更需要以足够的智慧和能力应对事业的沟沟坎坎。但影片中的楚振辉似乎就是一个执拗到底的“阿甘”式人物,仅仅依靠强大的精神力量就能获得人格魅力,找到成功路径,“创业”二字在影片中,不是为了解决现实困境或实现个人理想,甚至与生命与社会价值无关,它变成了一种“先验”的内在需要,这种以“英模”思路塑造创业者形象的方式显然不具有现实说服力和内在感染力。

        一部创业题材电影,是一个人、一个群体、甚至是一个时代的传记,不论是从平凡中获得伟大,或是从伟大中体味平凡,我们都需要从现实入手,追寻其背后存在的普遍的人性根本和社会底层逻辑,只有这样,才能找准将个人梦想与社会价值实现相契合的真正坐标。如果仅仅是浮皮潦草地堆砌故事,或者仅通过人生和时代宣言来求得共鸣,显然是落入了桎梏。《中国合伙人2》暴露的当下中国电影中普遍存在的浮躁心理,拒绝深层模式的创作者,是无法在作品中实现现实主义创作精神的。

      (编辑:刘青)
      会员服务
      2018年亚博博览会时间